游客您好,您還沒有登錄哦! 免費注冊|登錄
你的位置:首頁  > 今日頭條
歷史|寶山鋼鐵的建設發展之路
信息來源:經濟參考網、新華網      時間:2017-10-23 09:06:10


1978年12月23日寶鋼工程動工興建,這是1949年以來鋼鐵工業乃至全國建設工程中投資最多、技術最新、難度最大的一個工程項目,舉世矚目,舉國關注。來自全國各地的建設隊伍匯聚上海寶山,需要解決的問題很多,涉及面廣,在當時特定的歷史條件下,需要一個權威的部門,站在國家立場,以公正的態度來協調各有關方面的意見。國務院決定由國家建委主任韓光作為國務代表,協調各部門與省市(上海、浙江、江蘇、山東)、部門與部門之間涉及的寶鋼建設的問題,我協助韓光同志工作。1982年,因國家機關機構改革,國家建委撤銷,韓光同志調任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常務書記,這項工作又轉到國家計劃委員會(簡稱國家計委),國務代表由李東冶擔任。1984年3月,中央財經領導小組會議決定,為了加強寶鋼建設和生產準備的協調工作,確保寶鋼一期工程在1985年9月投產,由國家計委、國家經委、上海市以及有關部門的同志共同組成寶鋼工程聯合辦公室。根據工程建設進展情況和存在的問題,每年召開2—3次寶鋼建設現場辦公會議。

我有幸代表國家計委、國家經委,作為寶鋼工程聯合辦公室的一員,參與了審核督辦、協調解決寶鋼工程的建設中的一系列重大問題,為推動寶鋼工程順利進行略盡綿薄之力。在這個過程中,包括之后我在國家計委、中國國際工程咨詢公司(任黨組書記、總經理)工作期間,我與寶鋼結下了不解之緣,對寶鋼有著很深的感情。我和黎明同志及其領導的團隊都非常熟悉,他們有魄力、有遠見、有擔當,敢為人先。親眼見證了寶鋼一步步成長、壯大,實現跨越式發展,引領中國鋼鐵業做大做強,為此我備感欣慰和自豪。

寶鋼的建設對于中國鋼鐵工業的發展具有里程碑的意義。通過成套引進國外先進技術裝備,寶鋼實現了硬件方面的趕超,使中國鋼鐵工業技術裝備水平與世界先進水平的差距至少縮短了20年。

在寶鋼建設初期,日本人曾經懷疑中國能否建成一個現代化的鋼鐵企業。在寶鋼建成運營之前,日本人又懷疑中國是否能管理好一個現代化的鋼鐵企業。與世界先進水平相比,中國鋼鐵企業在軟件方面確實存在著非常大的差距,涉及的問題包括:企業運行的體制和機制、企業管理的手段與水平、企業經營理念和戰略方針、企業文化與企業形象的塑造等等。這些方面如果沒有一個實質性的改變、一個大的提升,就無法適應先進技術裝備高效運行的需要,也無法適應市場競爭環境中現代化大企業發展的需要。而這些方面的改進和提升,是由黎明同志和寶鋼管理團隊做出的卓越貢獻。

對于建設和運營寶鋼這樣一個龐大的系統工程而言,先進的硬件和與之相適應的軟件是相輔相成、缺一不可的。前者是國家的巨額投資和建設者辛勤付出的成果,后者是黎明同志及寶鋼領導團隊經過艱苦的努力和探索實現的,他們用事實回答了日本人提出的兩個問題。

在企業體制和運行機制方面,寶鋼沒有搞大而全、小而全,而是主輔分離,突出主業。寶鋼用人制度嚴格科學,以崗定編、精干員工隊伍,建立了業績考核制度并延伸至薪酬福利制度。

在企業管理方面,為適應先進技術裝備的需要,寶鋼在工程建設階段實施了有效的工程管理、建設資金管理、工程建設的全面質量管理。在建成后的生產階段,寶鋼又創建了有效的生產組織管理、現場管理、企業財務管理等,在技術進步的同時提升了管理能力。

在企業經營和發展戰略方面,寶鋼賦予自己的使命是生產世界一流產品,與時俱進,代表國家參與國際競爭。這是符合國家對寶鋼的要求的。為此,寶鋼建立了全球營銷服務體系,逐步形成品牌信譽。同時通過引進、消化、吸收、創新,建立自己的研發體系,掌握自主創新的主動權。

在企業文化和企業形象塑造方面,黎明及其領導團隊率先垂范,起到了表率作用。創新黨建工作和思想政治工作,加強全員政治輪訓,促進員工行為養成,創建一流職工隊伍。適應市場經濟和改革開放的大勢,樹立新的觀念,對國家、社會、環境負責,塑造良好的企業形象。

在寶鋼建設初期,鄧小平同志視察寶鋼時,曾經預言:“歷史將證明,建設寶鋼是正確的。”《鄧小平年譜1975—1977》(上冊),北京:中央文獻出版社,2004年7月第1版,第538頁。我們高興地看到,30多年來,寶鋼人沿著黎明及其領導團隊開創的寶鋼之路,創出了世界一流業績,建成了世界一流企業。鄧小平同志的預言得到了最有力的印證!

今日的寶鋼,又翻開了嶄新的篇章。相信傳承發揚這樣優秀的企業基因,聯合重組后的中國寶武集團一定會不負眾望,再創輝煌!

(原國家計委黨組成員、專職委員,中國國際工程咨詢公司原黨組書記、總經理石啟榮)

揭秘:1978年建設上海寶山鋼鐵總廠背后故事

1977年10月22日,葉志強等到中南海向中央政治局匯報訪日見聞和感受:“這是我們這群第一次穿西裝、第一次打領帶,難得一次出國的中國人親眼所見。”葉志強風趣地回答說:“有一天日本人請客,服務員送來易拉罐啤酒和飲料,我們沒見過,不會用。鬼才知道日本人竟能把鋼鐵軋制得像紙一樣薄,還印上了彩色圖案。那個罐頭,日本人用手指一拉就開了,所以叫易拉罐,我們的鐵皮罐頭是焊制的,要用特制的錐子才能撬開它。還有一次,日方安排我們到八幡廠去參觀,中國駐日機構人員奉命隨行,駐日機構人員代表國家形象,按照外交部規定必須乘坐中國轎車,并且車前要懸掛國旗。那天,由于安排的行程較緊,車隊在高速公路上開得比較快,日本車前面開,我們的車怎么也跟不上去,日本車只得走走停停。后來,中國司機不得不冒險加速,這一來,中國車受不了了,車子拋了錨,怎么也發動不起來了。最后,中方人員只得坐到日本車里,中國車讓人家的清障車給拖走了。我們的心里真不是滋味啊!大使館用的車是我們最好的轎車了,面板用的是熱軋鋼板,既厚又重還要生銹,涂漆后光潔度也不好,而日本用的是冷軋板,酸洗、鍍鋅、電烤漆,輕盈、透亮……”

中央領導被震撼了。日本是個島國,沒有鐵礦、煤礦,就連石灰石也要靠進口。15年前,中國與日本的鋼鐵產量相差無幾,短短15年,其鋼產量竟猛增到了1.19億噸,是中國鋼產量的5倍!

中央領導的心弦被撥動了,本來準備立足國內發展鋼鐵,在冀東建設一座年產1000萬噸的中國最大的鋼鐵基地的思維開始轉向。

十大鋼鐵基地以外的寶鋼,就這樣開始孕育了。

誰也沒有想到,本來要在上海建一個煉鐵廠,僅僅幾個月的時間竟變成要建一個中國最大的鋼鐵工業基地了。這個鋼鐵工業基地,最少要花300億元。中國當年的財政收入才800億元,10億人口,每人30元。也就是說,全國人民建鋼廠。既然是全國人民建鋼廠,那么,就不應該盯著上海選廠址。鋼鐵基地建在哪里,本來已經定局,現在又成了一個問題。為了慎重起見,中央決定國家計委、建委和冶金、外貿、交通、鐵路等部門在全國范圍內重新篩選,前提是仿照日本新日鐵,沿海,吃進口礦。

調查組重新啟程,走訪了連云港、天津、鎮海、大連等10多個地方,這些地方突出的問題是工業基礎和綜合能力薄弱,難以支撐龐大的現代化鋼鐵基地,而上海的缺憾有兩個:一是長江口水深不夠,進口礦要建港轉駁;二是地基軟弱,需打樁加固,其結果是成本加大。但上海是中國最大的工業城市,工業基礎和綜合能力足以支撐這一現代化的鋼鐵基地。兜了一圈,又回到上海。

專家們提出,把中國這座特大型鋼鐵企業建在金山衛,提名金山鋼鐵,與金山石化相呼應。而且金山衛航道水深,灘涂閑置,可以少征農田。

經過緊急調查,最后,專家們否定了自己的方案。原因是金山衛瀕臨杭州灣,處亞熱帶季風登陸的風口,海面風急浪高,海潮、流速大起大落,礦石船停泊時不易停靠碼頭,而且遠離上海鋼廠,鐵水運送難以解決。

在長江口,還有一個東西方案的比較。西方案是石洞口以西的盛橋、羅涇一帶,東方案在石洞口以東,此地離縣城較近,且規劃區中間有一個滑翔學校可以直接利用作為施工基地,還有一個當年日軍侵華時建造的一個3150畝的廢棄的機場,可以少征土地,少動遷1145戶村民。

日本專家組和上海市領導蘇振華、倪志福、彭沖、林乎加、陳錦華等隨即到現場踏勘。最后以石洞口以東可以利用廢棄的丁家橋機場,少征3150畝土地和少動遷1145戶村民決定了下來。陳錦華說,上海南有金山,北有寶山,遙相呼應,為國家積累金銀財寶。就這樣,寶鋼以寶山而得名。

1978年3月9日,國家計委、國家建委、國家經委、冶金部、上海市正式向中央呈報《關于上海新建鋼鐵廠的廠址選擇、建設規模和有關問題的請示報告》。兩天后,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及相關副總理相繼批準了報告書。

但是,好事多磨。3月24日,中日雙方簽署談判協議的當天,國務院副總理谷牧收到一封令他自己也感到震驚的來信:“寶山廠址有很多弱點和缺陷,地質不好……會產生塌方,美國大湖地區鋼鐵廠已有先例……”在此前,有著名的科學家也多次提醒過他:打幾十萬噸鋼管樁投資大不說,日后仍然有可能要滑到長江里去……

谷牧立即批示:“報先念、登奎、秋里、世恩同志,這些問題不一定完全正確,冷風不可吹,但問題不能不反映……”

李先念收閱后批示:“我也收到了類似的信件,我想上海新建鋼廠的廠址問題是否再做慎重考慮,或者至少要重新審查一下,然后再做決定……”

一個月后,國家建委組織56名著名專家來到寶鋼現場。經18個晝夜的連續實地試驗,一份詳盡的試驗報告直送國務院。

寶鋼地基可以處理,建設鋼廠絕無問題,專家們一錘定音。

國務院副總理康世恩接到報告后向李先念作了詳細匯報。李先念聽完,果斷地在康世恩的書面報告上批示:“決心已下,萬不可再變,要對人民負責。寶山鋼鐵廠的建設,已經在人民中間傳開了,人民要求我們把這個廠建設好!”

1978年5月14日,上海市“革委會”、冶金工業部聯合向國家計委報送《上海寶山鋼鐵總廠計劃任務書》,1978年8月12日,國務院正式批復《上海寶山鋼鐵總廠計劃任務書》。

至此,寶鋼終于呱呱墜地。

(摘自《寶鋼故事》,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)

關于我們    |     聯系我們    |     會員服務    |    版權聲明
本網站所有內容均屬世界金屬導報社所有,未經《世界金屬導報》書面授權,請勿以任何方式轉載,否則即為侵權。
(中國)北京市東城區燈市口大街74號,100730
京ICP備11022607號-3
Copyright ? 2004-2016 by www.ozorpx.tw. all rights reserved
北京pk10彩票走势图